投稿邮箱:zgwlfwzx@163.com
首页 > 我省首位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潘从明 > 我省首位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潘从明

甘肃金川集团潘从明同志先进事迹材料

来源:金川公司工会 更新于:2020年1月10日() 阅读:

个人简介:潘从明,男,1973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为甘肃省金川集团铜业公司贵金属冶炼分厂冶金高级技师,金昌市总工会兼职副主席。先后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大国工匠”、“国家级技能大师”等83项荣誉称号。2017年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大国工匠”栏目重点宣传人物,发明的“颜色判断法”作为铂族金属精炼师的“绝技、绝活”经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向世界同行推广,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他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甘肃省“陇原工匠”获得者,他是国家级技能大师和大国工匠,更是西部地区首位即将登上国家科技进步奖领奖台的一线产业工人。曾获得中国发明之星、全国发明展览会金奖、海峡两岸职工创新成果金奖、国际发明展览会金奖、第五届全国职工技术创新奖等殊荣。

除此之外,他还是2017年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大国工匠”栏目重点宣传人物,2018年团中央“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百姓宣讲活动宣讲团成员,2019年受邀去天安门广场观礼的工人嘉宾。

他能够从铜镍冶炼“废渣”中同时提取8种以上稀贵金属,靠着万分之一的精准度,成为仅凭溶液颜色就能准确判断99.99%产品纯度的传奇人物,中国有色行业国际领先水平的领跑者,他发明的“颜色判断法”作为铂族金属精炼师的“绝技、绝活”经中央电视台向世界同行推广,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他就是金川集团铜业有限公司贵金属冶炼分厂提纯班班长潘从明。

工作23年来,潘从明始终扎根贵金属生产一线,先后承担国家和省(部)级重点科研项目9项,金川集团重点科研项目36项,完成各类创新项目215项,拥有受理授权国家专利56项,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科技论文18篇。攻克了“镍阳极泥中铂钯铑铱绿色高效提取技术、复杂原料中铜贵金属协同高效提炼技术、贵金属废气净化与回收”等三大世界性技术难题,彻底改变了我国贵金属冶炼长期依赖国外技术的局面,为我国贵金属冶金技术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精炼,滴水掘金

在金川提及贵金属总有一种神秘感,但对于普通人来讲,大多会想到的也许只有真金白银,还有一部分或许会想到白金,即市场价格比黄金贵上许多的铂。殊不知,贵金属可不仅仅只有金银铂,其它的贵金属价格也不低于真金白银,并且被广泛应用于工业领域。

23年前,从技校铸造专业毕业时,潘从明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如今,他所在的金川集团已经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是世界上唯一能够同时生产8种贵金属产品的企业。

8种贵金属,除人们熟知的金银铂外,还有钌、铑、钯、锇、铱5种铂族元素。其中,钯在地壳中含量只有一亿分之一,铑、钌、锇、铱在地壳中的含量更少,都是仅有十亿分之一,价格非常昂贵。铂族贵金属因其特有的导电、延展等性能,被称为“工业维生素”,多用于导弹、卫星等产品的核心装置上,是稀有的战略性新型材料。

说起贵金属的“贵”有这样一个故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面临着严重的粮食短缺问题,却不得不用73吨小麦、15吨对虾去国外换取贵金属。然而,这些以吨计算的物品却仅能换回来500克贵金属。我国贵金属储量仅占全球的0.39%,资源非常有限,90%的贵金属是从废弃矿渣里提纯出来的,贵金属回收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如果没有贵金属,从“天宫”到“蛟龙”,从“天眼”到大飞机,这些大国重器就都无从谈起了。

我国贵金属储量仅占全球储量的0.39%,资源有限,如果没有一套世界领先的提纯技术,冶炼后的电解镍渣、阳极泥、二次含贵金属物料等,只能作为工业废料被抛弃。现在,潘从明和他的团队,就在做着这样的工作,从堆积如山的废弃矿渣中,提炼出藏身其中的铂族贵金属。

潘从明高超的技术并非一蹴而就的,他最初学的专业也并非贵金属提炼。1996年,从原金川公司技校铸造专业毕业后,农家子弟潘从明高高兴兴地进厂上班,没想到却被分到了贵金属提纯岗位,面对着工作台上的烧杯、坩埚和蒸馏器,以及那一道道复杂的化学方程式和相应配比,他也曾一筹莫展过。

如今,潘从明能够从铜镍冶炼“废渣”中同时提取8种以上稀贵金属,成为仅凭溶液颜色就能准确判断99.99%产品纯度的传奇人物,他发明的“颜色判断法”作为铂族金属精炼师的“绝技绝活”,在国内外被广泛应用。

匠心,天道酬勤

一甲子,匆匆而过,当年地质队在甘肃省永昌县境内的戈壁滩上发现矿点后,白家咀子上背冰尝雪的第一代金川的创业者,开拓了中国铂族金属工业之路。在1965年,金川成功提炼了8.5公斤的第一批铂族金属,震惊了世界,如同“孔雀绿”一样耀眼。

潘从明正式参加工作是在1966年,当学徒时,他就将金川人艰苦的创业史了然于心。他曾经说过:如今条件比当年好了太多,更应当珍惜这么好的条件和机会,努力钻研,努力工作。

铂族金属的提炼需要精湛的技艺,而想要精进的技艺首先要过化学方程式这一关。

贵金属提炼所涉及的化学知识很多,需要五六十种化学试剂,涉及到的方程式有800多个,更为棘手的是,其中七成以上无法在课本中找到。

为此,潘从明只好从头学起,在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同时找遍了他能找到的所有专业书籍,这是一件需要毅力的事。那时铂族金属的生产原料加入白瓷缸后还需要人力搅拌均匀后加入漏斗摇晃,比较费事。在提纯班的角落里可能还能看到白瓷缸的身影……

即便如此,潘从明对于学习的热情丝毫不减,从不放过任何可以学习的机会。上班时,他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向师傅请教,到家了,他通过自学专业书籍补习相关理论知识,光学习笔记就写了30多万字,十几年里啃下了120多本专业书籍,极为不易。企业为了提高职工素质,特地从外地请来大学老师为职工授课,潘从明从中获益颇多,他能从中获益,离不开他乐学好思的态度。他常常和人说:大学老师帮我解决了很多在工作中发现,自己却解决不了的问题。一直以来,潘从明围绕着这800多个化学方程式以提高收率、降低成本、简化操作为出发点反复思索、不断推敲,模拟实践各种冶炼工艺,将其优化再优化,改进再改进,不断推出多种新工艺、新设施。

人之贵,在志与恒。就这样,潘从明一步一印,从平凡中趟出了一条工匠路。每每和他谈起学习这件事,他都会说我们那时候不像现在,什么都可以上网查,那时候没有互联网,只能自己一点点找资料。他还常常告诫徒弟们现在有这么好的学习条件,就更应该会学、善学、多学,要用知识和技能提升自己。

细节,精益求精

甘肃省金昌市被称为我国的“镍都”,金川集团拥有世界第三大硫化铜镍矿床,是中国镍钴生产基地、铂族金属提炼中心和北方地区最大的铜生产企业。

贵金属元素就在金川镍矿中相伴而生。需要从镍矿中提取出来,铂族贵金属的生产系统,是金川集团产品种类最多、工艺最为复杂的生产系统。

贵金属提取的工序有多复杂?

每一种贵金属提取,要经过20多道工序,有200多个技术控制指标,稍有偏颇就会前功尽弃。贵金属提炼的纯度要求高达99.99%,而镍矿废渣里的铂族贵金属含量极低。提纯1克贵金属,需要用60多种化学试剂,在至少5吨的镍矿废渣反复萃取,直至剩余万分之一的杂质,才能生产出99.99%的稀贵金属产品。

正因如此,产品质量异常关键。

1999年,铂钯班一年总共生产了16个批次的钯,就有9个批次不合格。面对异常严峻的生产问题,领导把潘从明派到铂钯班跟班作业,专门去解决产品质量不合格的问题。经过连续数月的跟班操作,潘从明找到了问题所在:本来,按照操作流程,抽抱多少次,加多少溶液,用多少层滤纸,每一项都有严格的要求,但有的人却没有认清其中的利害关系,为了偷懒少干活,在流程上缩水,使得产品质量大打折扣。比如,过滤时,规定要铺16张滤纸,有些人为了省事、方便只铺几张,这样溶液就会流得快了,就可以早点休息,但杂质却过滤不干净。

在操作工程中,别说一根细小的头发丝,就是一粒更小的尘埃都能影响纯度,甚至用手摸一下金属器皿,都可能让价值数千万元的产品返工。提纯分离过程中职工不能离岗,需要自己带饭。有一次,一名职工用不锈钢饭盒就餐后,就用手碰了一下烧杯,结果铑粉含铁量过高,纯度只有99.9%,导致两公斤产品返工。

经过整整一年的跟班作业,潘从明不仅让铂钯产品质量全部合格,还总结出了“辨色”的方法,通过每过滤一次后的颜色变化,来判别还有哪些杂质。比如,溶液中带有蓝色,说明含有铜杂质;偏红色则是有铁杂质。

这个绝活颠覆了过去的提炼经验,为贵金属提纯开创了新篇章。掌握了这一辨别方法,班组交接工作时只要通过颜色,就可以判断溶液的品质。

二十三年的工作中,他不断追求精细化严把质量关,从生产组织、工艺改进和人员管理等多方面入手,将质量管理拓展到生产流程的各个环节,经他发现并完善细化的质量控制条件就达到280余项。组织攻关质量管理、质量控制类课题近18项,累计创造经济效益1.6亿元。

金川贵金属产品创造了连续32年保持99.99%纯度,品级率达到100%的奇迹,金、铂、钯主产品被授予“甘肃省名牌产品”称号,他所带领的提纯班被评为“全国质量信得过班组”,使金川贵金属产品成为交易市场中公认的“信得过、硬品牌”!

对整条贵金属生产线工艺系统的精确把握、对关键工艺技术参数的优化改进、对贵金属产品质量的精细控制,潘从明使得贵金属冶炼生产的愈发充满魅力,

创新,爱岗敬业

今年,潘从明有了去德国学习交流的机会。回到企业后,他向我们讲述了对标德国的先进经验和自己的体会,我还记得当时他用来形容德国产业工人的两个极具代表性的词语:敬业和干净。敬业意味着工人在每一道流程中一丝不苟,是爱岗的体现;干净意味着先进机器将人从繁重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是创新的成果。

事实上,细数潘从明多年以来所做的工作,无论是对工艺改进的相关探索,还是对设备优化的相关革新,无不是在创新之路上摸爬滚打着。2001年,已经成为铂钯岗岗位长的他,进一步琢磨研究如何用设备替代人工操作,经过两年多的反复实验、优化和改造,最终将一组组的大型设备投入使用,彻底取代了过去的“瓶瓶罐罐”,工作效率和质量提升的同时,也把工人们从单调的体力劳动中解放了出来。

2010年,潘从明担任贵金属分厂提纯班班长,全面负责金、铂、钯、锇、钌、铑、铱7种贵金属的生产。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他承担了《金川铂族金属高效分离与精炼新工艺研发与应用》这一科研创新项目。期间,潘从明带领班组技术骨干大胆改革沿用多年的贵金属生产工艺,仔细研讨制定实验方案和工艺流程,并经过数百次的反复试验,终于研发确立了一整套稳定可靠、经济环保的新型工艺并应用于生产。

之后,潘从明又主动担负起打通贵金属全萃取工艺的重要任务。在这之前,国外同行对相关信息进行技术封锁,国内相关技术更为落后,可以借鉴的资料实在少之又少,导致贵金属全萃取工艺,自实施以来工艺流程一直不完善,十几年中几乎毫无进展,相关设备一直搁置。潘从明带领团队找症结、寻突破,调试设备,开展实验研究,彻底打通了贵金属全萃取工艺。

开弓没有回头箭,一直闲不下来的他,又开始翻阅厚厚的学习笔记,调研了国内外一百多家企业银阳极泥的成分。短短两年内,进行了近2000次实验研究,有120多个日夜,吃住在实验现场……将“银阳极泥中金铂钯高效提取技术”成功研发出来,最终解决了银阳极泥中金铂钯的净化与回收这一世界性难题。

“银阳极泥中金铂钯高效提取技术”成功研发,对贵金属工业生产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其彻底解决了已沿用38年的传统处理工艺对复杂贵金属原料适应性差等一系列难题,在三家大型企业进行推广后,生产运行平稳、技术指标提升至10倍以上,不仅缩短了处理工艺,而且提升了产品的品质,填补了多项国内外空白。

2015年,经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组织专家鉴定,一直评定该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国内顶尖水平,全面投放市场后,预计每年可以直接为全国带来120亿元的经济效益。

此后,潘从明相继攻克了“镍阳极泥中铂钯铑铱绿色高效提取技术、复杂原料中铜贵金属协同高效提炼技术、贵金属废气净化与回收”等三大世界性技术难题,彻底改变了我国贵金属冶炼长期依赖国外技术的局面,为我国贵金属冶金技术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且在工艺水平和技术装备的共同提升中,使得职工的劳动强度得以降低,潘从明所在的提纯班原来最多时有110多人,现在仅有79人,人员减少了,但产品的质量和产量却在持续不断的上升,由技术创新释放的巨大红利,由此可见一斑。今年,“镍阳极泥中铂钯铑铱绿色高效提取技术”已经申报通过了了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审。

潘从明所在的贵金属提纯工序厂房,1980年建成时设计年产量为400公斤,目前铂族贵金属年产量已达到4500公斤以上。一系列的新工艺,使得贵金属单位加工成本降低了60%以上,职工劳动生产率提高了70%以上,同时还实现了贵金属湿法精炼的清洁生产。

在贵金属一二次资源回收精炼过程中,及易产生大量湿法废气,废气中含有氨类、氮氧化物类以及微量贵金属元素。对人伤害大,不环保,传统液碱湍冲喷淋吸收装置对废气中氨类和氮氧化物类吸收效率低,造成贵金属流失,严重制约了贵金属冶炼技术的突破。为此,潘从明另辟蹊径,自主设计研发了以高硼硅玻璃为材质的玻璃冷凝器和PVC材质的筛板氨水吸收塔的成套回收装置,首次实现了贵金属废气中微量贵金属、酸类、氨类试剂等的高效回收,大幅降低了精炼成本,在提高贵金属收率的同时改善了现场作业环境,使得我们的天更蓝了、水更绿了。

潘从明的创新路,无关荣誉,而是实实在在解决生产中存在的问题。

传承,薪火不息

对于潘从明的徒弟们来说,每半个月一次的“作业”是必须要完成的。他们要写出自己的工作体会,总结学到了什么,下一步要做什么。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潘从明一直在要求大家进行着。对于今年刚离开校门进入提纯班的69个孩子,潘从明更是亲力亲为,督促他们制定职业规划、学习岗位知识、……

在大家眼中潘从明是严厉负责的师傅,同时也是一位含金量很高的师傅,作为贵金属分厂提纯班的班长,潘从明希望自己的徒弟,从自己身上学会的不仅仅只是技能,还包括如何做人做事。

去年5月,潘从明受邀参加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大国工匠”高技能人才国情研修班》的学习时,潘从明用自己的实际故事告诉与会者,现在的产业工人越来越受到社会尊重,脚踏实地做好本职工作,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完成每一项任务,人人都可以出彩。这样的话,潘从明也常常告诫自己的徒弟,他期望在贵金属提纯班成长的每一个孩子成人、成才。

近年来,潘从明利用业余时间自己编写教材,积极主动承担了技艺传承工作,充分发挥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的平台优势,将自己“绝技、绝活”的精髓毫无保留地向岗位员工和徒弟们传授,并结合自己实际操作积累的经验编纂成30余万字的资料,作为贵金属精炼工培训教材广为流传,为公司贵金属产业的发展储备了大量人才。

作为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的领衔人,他先后为企业和国家培养了165名贵金属冶炼高级人才,指导博士4人,硕士16人。 

结语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农家子弟念职业学校,毕业后不愿意进厂当工人,但他怀揣着初心与梦想,用毅力和汗水改写着自己的人生轨迹。岁月不息,潘从明以严谨、细致、专注、负责的工作态度,在平凡岗位上取得了不平凡的业绩,走出了自己的创新路,也必将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金川人务实奋进。

 

上篇:

下篇:

标签
相关内容
    • 中国甘肃
    • 中工网
    • 中央政府
    • 中华全国总工会
    • 甘肃职工旅行社

    主办单位:甘肃省总工会 版权所有copyright www.gsg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东郊巷26号 邮编:730000 陇ICP备16000114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建议使用IE浏览器,IE8~IE10版本1280*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